岳朝军会长一行看望慰问清史学者周远廉老先生 - 头条新闻 - 岳飞 岳飞官网 岳飞思想研究会

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头条 > 头条新闻

岳朝军会长一行看望慰问清史学者周远廉老先生

发布时间:2019-12-31 19:19:23  作者:春花儿  来源:岳飞网
周远廉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清史专家,老人家著作等身,硕果累累,今年刚刚入选“皓首丹心—中国社科院老专家风采”一书。

周老鲐背之寿享天伦

岳门尊师重道贺寿诞

  —岳研会为著名清史专家周远廉举办九十寿诞礼

(岳飞网 成都讯)寒辞去冬雪,暖带入春风!在2020年元旦来临之际,位于天府之国的四川省眉山市彭山区某小区住宅内,高朋满座,笑声不断,主人和客人就岳飞文化弘扬和岳钟琪大将军的丰功伟绩高论不断,场面温煦和谐。原来,这里是著名清史专家、中国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员周远廉老先生退休后晚年定居的住所。在周老先生九十岁寿诞之时,岳飞思想研究会会长、重庆市岳飞文化交流协会会长岳朝军、岳飞思想研究会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岳湛、人民日报四川分社社长林治波、成都分会召集人岳炳泽等与来自成都的岳氏后裔代表专程汇聚此地,为周远廉老先生过一个特殊的生日。

唱完生日歌后合影_看图王_副本.jpg

人民日报四川分社社长林治波先生、岳飞思想研究会领导与周老合影_看图王_副本_副本.jpg

听周老讲宁远大将军岳钟琪_看图王_副本.jpg

周远廉先生是我国著名的清史专家,老人家著作等身,硕果累累,今年刚刚入选“皓首丹心—中国社科院老专家风采”一书。周老退休后放弃北京生活定居四川,他不顾年事已高,持续研究学问,特别是在研究岳飞后裔岳钟琪大将军的历史上笔耕不辍,成果丰硕,是老骥伏枥,志在千里的典型代表。1991年周老退休前,已完成了《清代租佃制研究》、《清朝八旗王公贵族兴衰史》、《清朝开国史研究》、《乾隆皇帝大传》,《皇父摄政王多尔衮全传》、《清朝兴起史》等6部200多万字的学术作品,退休后他又相继完成了中国历史研究丛书7卷本的《清朝兴亡史》(380万字)、《顺治帝》、历史文化丛书《金川风云》、历史小说《宁远大将军岳钟琪》(31.5万字)、传记《岳钟琪传》、剧本《宁远大将军岳钟琪》等16部,80岁以后完成5部学术专著,计420万字,80岁以后还能完成这么多学术专著是比较少见的,就是在社科院上千名专家里面还有持续的创作力也是凤毛麟角,退休前6部+退休后22部共计1000多万字的作品。特别是在2018年夏天,他花费三个月时间,完成3400字的清朝名人碑的撰写,然后周老自己又出力出钱花费退休工资请匠人嵌刻出来,其大德鸿儒风范可见一斑。

会领导与周老合影_看图王_副本.jpg

微信图片_20191227165633_副本.jpg

周老既是知名的专家学者,也是岳家的贵人,是广大岳氏后裔尊敬和爱戴的长辈。以往学术界研究岳钟琪大将军,历史资料多有残缺。作为研究清史一生的周老,花了大量时间、精力,来研究发掘岳钟琪史料,填补了国内史学界研究岳钟琪的诸多空白。可以说,周老对岳钟琪大将军的资料发掘、研究和整理、是对中国历史、中华民族、民族英雄岳飞后裔的巨大贡献。

时光的指针拨回十多年前,岳飞思想研究会与周远廉老先生交往已开始。十多年来,岳朝军会长、岳湛常务副会长等岳飞思想研究会同仁,每年都要专门登门看望老先生。四川成都本地的岳炳泽、岳炳瑞、岳晓春等岳研会同仁更是频繁上门,为老人家的生活和后勤保证义务服务。大家都表示:像周远廉老先生这样德高望重的良心学者,慈祥长者,岳氏后裔都应像亲人一样的尊敬和爱戴。

2019年下半年,周老因病4次入院。岳朝军会长在国外闻讯马上作出妥善安排,并打越洋电话给周老,鼓励他战胜疾病,恢复健康。常务副会长兼秘书长岳湛、成都分会召集人岳炳泽等岳氏宗亲,还前往周老住所,实地了解病情进行探望。当看到周老因为疾病困扰,晚上只能坐着睡觉不能躺下时,岳炳泽、岳炳瑞又通过多种渠道寻医问药、了解相关医疗设备的功效、性能,岳湛会长代表大家先期出资为周老购买了氧气机。后期为了更好的休养,岳朝军会长又出资上万元,为周远廉老先生购买了多功能老年护理床、呼吸机、5升的加强型氧气机。2019年在周老几次住院期间,岳研会领导和成都分会同仁,多人多次上门探望。

为朝军会长签名_看图王_副本.jpg

岳家女儿定制的生日蛋糕1_看图王_副本.jpg


在周老九十岁生日之际,岳研会人又特邀人民日报四川分社社长林治波先生,上门和周老家人一起,共同为老人家庆生祝寿。在喜庆祥和的气氛中,岳朝军会长和岳湛会长带头为老先生唱起了生日歌、到场的岳氏后裔代表送上鲜花和生日蛋糕。岳研会成都分会为周老先生举行生日家宴,大家共同举杯,祝愿老先生福如东海,寿比南山。

在祥和温煦的氛围中,岳朝军会长拉着周老的手,深情的说:周公对于岳家人来说是岳家的贵人,是所有岳氏后裔要尊敬、爱戴的长辈。我们岳家人秉承祖训,尊师重道,永远在路上。

(编辑:岳增省  文稿:春花儿  摄影:岳炳瑞 岳新滨  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