岳大郢的时光 - 纪念 - 岳飞 岳飞官网 岳飞思想研究会

您的位置:首页 > 岳飞研究 > 纪念

岳大郢的时光

发布时间:2021-02-04 18:13:40  作者:张建春  来源:学习强国
岳大郢,顾名思义,乃岳家人、岳飞后裔聚集之地。

元末明初,岳飞的后裔岳华栖、岳华彩、岳华淇兄弟三人,从江西瓦屑坝迁到安徽庐州“大蜀山西南大河之畔,小蜀山南十五里地,荒芜乡野,川平土广,卜扎于此”。

岳华栖兄弟三人系岳飞之子岳云一支,卜扎之地,是为岳大郢。

郢是楚文化的印记,楚的首都往往被称为郢都,而郢流落民间,就是一个村落了。

岳大郢,顾名思义,乃岳家人、岳飞后裔聚集之地。

素有“吴头楚尾”之称的古庐州,曾是水声四起、风波诡谲、势必扼守的江淮要地,战略位置十分显要。南宋绍兴四年(1134)九月,金国统帅金兀术纠结伪齐王刘豫,组成了金齐联军,意欲开始又一轮江淮地区的争夺战。金兀术等合兵5万余众,攻淮南,陷寿州,直逼庐州。

新编《安徽通史》记载:“十二月十八日壬辰,金、齐增兵逼庐州,(宋淮西路宣抚史)仇悆尽发戍兵千人拒之,全部战死,无一生还者。遂求救于京西制置使岳飞。飞遣统制官牛皋及爱将徐庆率轻骑2000来援,牛、徐引13骑先至,坐未定,探子来报,金甲骑5000将逼城。时宋后续部队尚未到达,仇悆见状惊恐不安。牛皋说:不要怕,看我给你击退此贼。牛皋、徐庆率从骑出城,遥声大喊:牛皋在此,尔等安敢来犯!金人不信,皋乃免胄张旗示之,金军愕然不知所措。牛皋见敌有惧色,于是舞动长枪直冲敌阵。敌疑有伏兵,溃奔。牛、徐率众追杀30余里始回。”

岳家军以一当十,避免了庐州百姓的生灵涂炭,名声大振,英名远扬。庐州大捷鼓舞了民心、士气,加之岳家军秋毫无犯,深得庐州百姓欢迎,庐州人自是箪食壶浆迎王师。

岳飞、岳家军自此在庐州百姓的心中扎下了根,代代传颂。

庐州人知感恩、懂报答,他们用敦厚的胸怀拥抱了岳家三兄弟。岳家三兄弟也自此融入了合肥,其枝枝藤藤繁荣昌盛,开辟了一块赖以生存、繁衍、振兴的天地。

岳大郢开始像一棵大树一样生长。岳飞的后代勤劳、智慧、勇敢,他们把庐州当作第二故乡,细耕慢耘,将一方不毛之地,种熟了、种美了。

岳家人忘不了“精忠报国”的老祖宗,清光绪二十三年(1897),岳氏族人为弘扬先祖岳飞“精忠报国”精神,树家风家训,在岳大郢北建岳氏宗祠1座,占地13亩,建筑面积580平方米,宗祠正殿安座岳飞铜像,两侧供奉岳云铜像等。宗祠为徽派建筑,祠内雕梁画栋,布置精致,气势宏伟。尽管岳氏宗祠现仅存门槛、石鼓、石狮等石材,但其恢宏的气势、深刻的内涵仍镌刻在大蜀山脚下,成为永久的记忆。

历史上的岳大郢人丁兴旺,耕读传家、忠厚善良。岳家人时刻牢记岳氏家训:“敬祖宗,孝父母;睦兄弟,和夫妇;教子弟,恤乡邻;慎交友,守法纪;倡勤俭,戒奢淫;文官不爱财,武官不惜死;热爱家乡,精忠报国。”这些家训,有的就是岳飞亲自制定的。家训影响了岳氏一代代传人,也影响了合肥周边众多的老百姓。合肥人爱戴岳飞,对岳氏一族、岳大郢人也敬重有加。

时光飞逝,有的东西失落了,有的东西却永久进入记忆。大蜀山下,人们记住三岳:岳大郢、岳小河、岳王祠。

岳大郢已和过去面目大不一样,据史学家翁飞先生考证:“在抗日战争期间,合肥沦陷,日军占据城中心,四处侵扰,但是从来不敢到当时全民皆兵、深沟高圩的岳大郢来,就是慑于岳家子弟精忠报国的浩然正气。”当时的岳大郢居住着岳氏一门近万人,都是有血性的英雄后代,他们把“精忠报国”记在心中,对侵略者毫不留情。

岳小河以岳姓命名,也是岳大郢人和自然和谐相处的象征,堵疏结合,把农耕文明推向了新高度。如今岳小河仍水声潺潺,清流不断,“问渠那得清如许,为有源头活水来”,源自岳飞,源自一腔爱国情怀。

岳王祠迷失在历史的风云中,但它占地13亩的根底还在,位于岳大郢的北侧,尽管遗址上杂树丛生、荒草一片,但拨开厚积的泥土,还是能听到金戈铁马、铁骨铮铮的敲击声:“怒发冲冠,凭栏处、潇潇雨歇。抬望眼、仰天长啸,壮怀激烈。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。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,空悲切。靖康耻,犹未雪。臣子恨,何时灭。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缺。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。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。”春秋祭祀,岳大郢人必定将这《满江红》吟唱成冲天的强音。

精忠报国,忠孝传家。岳大郢浓郁的家国情怀,形成了独特的岳大郢文化,而这文化又源远流长,在继承中发展,早已冲出了地理意义上的岳大郢。

自元末明初,岳云系世孙岳华栖三兄弟卜居大蜀山下,创立岳大郢,至今已近千年。时光荏苒,有过茂盛、有过枯萎,但这棵生命力极强的大树,依然挺立。只是换了一种形式,顽强地将根深深地扎进厚土里。

岳飞不死,岳家军精神不死,谁也就无法撼动这铁打的营盘、钢铸的魂灵。

生于岳大郢、长于岳大郢的岳飞三十一世孙岳辅金,是岳大郢的传人。他践行岳家军的精神,更是岳飞精神的传承人,他一直有个梦想,打造新的岳大郢,铸造新时代的岳家军精神。

岳辅金是个有心人,他将地理上的岳大郢拓展了,虽然仍是在大蜀山脚下,但视野更加宽阔了。

岳辅金秉承了岳飞一脉的爱国情怀,在创业十年小有成就后,全身心投入岳飞的研究和岳家军精神的承续中,他把岳飞文化和企业文化有机地结合在一起,相得益彰,互相促进。

一个不再是传统意义上的岳大郢产生了。

走进岳辅金全力打造的精忠实业集团的厂区内,岳飞文化扑面而来,尤其是办公区域,岳飞文化展览馆赫然在目。馆外建有精忠亭、精忠桥、精忠门、精忠柏,并配有壁画、展板以及忠孝文化长廊。馆门前立有一座“王曰:文官不爱钱,武官不惜死;不患天下不太平”的石碑,令人发出一声声喟叹。馆内立有岳飞铜像和庐州大捷的沙盘,再现了1134年的那场恶战。岳飞的生平事迹,在馆内得到充分展现,朴实、形象、逼真,尽显岳飞文化的博大、恢宏。

岳大郢借此扩大了外沿、深化了内涵,从某种意义上说,岳大郢从封闭走向了开放。中小学生走了进来,机关干部走了进来,游客走了进来,此地俨然成了教育基地。

岳飞文化展览馆和传统上的岳大郢毗邻,也就一箭之地,地脉相通、水系相连,完全可视为一个整体。如果说传统上的岳大郢是农耕文明的遗产,那么以岳飞文化展览馆为核心的新岳家村,就是工业化信息化的产物。新老交织,有一样是不变的——精忠报国、忠孝传家,这是岳家文化的根基,岳家军精神的精髓。

传承和发展,是所有古村落必须正视的,当然文化是古村落的内核,岳辅金用自己的实践,闯出了一条可持续发展的路:一方面整理、收集、修复;另一方面,引入新的文化元素和承载手段。也正基于此,岳大郢迎来了又一次新生。

岳王宗祠是岳大郢文化、岳飞文化集成处,遗址还在,许多故事隐埋在泥土里,岳辅金自筹资金,正在做着恢复的前期工作。他信心十足,岳飞作为民族英雄深入人心,庐州大捷又意义非凡,一定会取得社会各方面的高度支持和通力合作。

岳大郢、岳辅金已然成为合肥岳飞文化的符号。著名曲艺家刘兰芳曾流连于岳大郢、岳飞文化展览馆,触景生情,深情演绎《岳飞传》片断。刘兰芳的评书《岳飞传》是一个时期举国倾听的节目,也正是这个节目,更多人得以了解岳飞、学习岳飞、崇拜岳飞。刘兰芳来了,奔岳飞而来,奔岳大郢而来,她无疑成为了岳大郢人中一员,至少是荣誉村民。

以岳辅金为代表的岳大郢人,在充分挖掘岳大郢文化的同时,时刻不忘岳飞思想文化的传播,特别重视在中小学生中的传播,把岳飞的“精忠报国”思想作为重点,在校园建立岳母刺字铜像,评选新时代“小岳飞”,用传统文化的根底,传达爱国爱民的情怀。岳辅金还组织撰写了《岳飞在安徽》一书,详细记录岳飞在安徽的业绩,担当起一份责任和荣耀。

这自然是岳大郢的新生和超越。

走进岳大郢,在时光的藩篱里左冲右突,拾起一些历史的碎片,岳大郢、岳小河、岳王祠,厚重而又古远。再翻开厚重典籍《满江红》,精忠报国、莫须有、文官不爱钱武官不怕死,又是那么的清晰和明朗,不得不陷入深深的思考。

一个古老的村庄——岳大郢,给我们这些足够了。




(来源:学习强国平台)

(本文选自合肥市社科普及丛书《抚去历史的烟云》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