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 新闻头条 > 头条新闻

刘汉俊:剑胆琴心读岳飞

发布时间:2023-02-10 18:26:19  作者:刘汉俊  来源:光明日报
读岳飞的文字,让你知道有一种格局叫天下情怀。

微信图片_20230210180322.jpg

岳飞是一位舞刀挥枪、意气风发的武将,也是一位舞文弄墨、豪情万丈的文人。

他出身贫寒,勤耕好读,刻苦用功,“涉猎经史”,“书传无所不读,尤好《左氏春秋》及《孙吴兵法》”,读书时“拾薪为烛,诵习达旦”;他学有所用,懂文法、习礼法、研兵法、立军法,自成系统,均有建树;他喜好诗词,留下不少文采飞扬的题壁、题记、题跋、表奏、诗文;他亲近文儒,有儒风雅趣,每有宾客相聚,必“礼贤至恭”“商论古今”;他爱好书法,尤其崇尚苏轼的字体,“垂意文艺”而且“笔妙墨精”。

诗言志,文载道,打开岳飞的翰墨天地,能见识他的剑胆琴心。

黄鹤楼上诗千丛,不及岳飞《满江红》

读岳飞的文字,让你知道有一种格局叫天下情怀。

岳飞从军二十载,驻守鄂州(今武昌)七年,先后被特封为武昌县开国子、武昌郡开国侯、武昌郡开国公,是南宋政权在这里的最高军政长官之一,岳飞的帅府就设在今天黄鹤楼下的武昌司门口。他的四次北伐从这里起兵,人生篇章从这里起笔。尽管岳飞取得襄阳六州大捷的战绩,受到朝廷奖掖、民间称颂,但他并未陶醉,念念在兹的是收复中原故土,频频上奏请缨,却屡屡被拒遭斥。一日,悲愤中的岳飞登上黄鹤楼。这座有着“天下江山第一楼”之美称的江南名楼,始建于三国时期吴黄武二年,即公元223年,因居山地制高点而成为军事据点,既可作瞭望哨又可作观景台,是岳飞多次登临之地。此刻,岳飞凭栏临风,环顾四周,满目疮痍一片凄凉;北望中原,低云颦蹙江河呜咽,遂写下《满江红·登黄鹤楼有感》:

遥望中原,荒烟外、许多城郭。想当年、花遮柳护,凤楼龙阁/万岁山前珠翠绕,蓬壶殿里笙歌作。到而今、铁骑满郊畿,风尘恶。

兵安在?膏锋锷。民安在?填沟壑。叹江山如故,千村寥落。何日请缨提锐旅,一鞭直渡清河洛。却归来、再续汉阳游,骑黄鹤。

忧郁中的岳飞楼台独步,低诵浅吟,那字字皆愁、句句含悲,能感受岳飞的切肤之痛、锥心之伤。

在岳飞之前,许多文人墨客到过黄鹤楼,留下锦绣文章灿烂诗词,尤以唐代为甚。崔颢在这里发出千古一叹,“昔人已乘黄鹤去,此地空余黄鹤楼。黄鹤一去不复返,白云千载空悠悠。晴川历历汉阳树,芳草萋萋鹦鹉洲。日暮乡关何处是?烟波江上使人愁”,长空写诗行,大江起韵脚;李白在这里感叹,“眼前有景道不得,崔颢题诗在上头”,黄鹤楼上搁笔,诗词国里惆怅;孟浩然在这里与李白揖别,西辞黄鹤楼,三月下扬州,“孤帆远影碧空尽,唯见长江天际流”;他觉得黄鹤楼是一个道别离、抒长情的好地方,便在这里送别好友王迥去江东,“昔登江上黄鹤楼,遥爱江中鹦鹉洲”;白居易在这里举杯豪饮,“江边黄鹤古时楼,劳致华筵待我游。楚思淼茫云水冷,商声清脆管弦秋”“总是平生未行处,醉来堪赏醒堪愁”,酒过三巡醉,菜过五味杂;王维在这里送别挚友,“城下沧浪水,江边黄鹤楼。朱阑将粉堞,江水映悠悠”,诗意万千,佛心圣洁;贾岛在这里惆怅生情,“青山万古长如旧,黄鹤何年去不归”“定知羽客无因见,空使含情对落晖”,思生绪,愁生烟;杜牧在这里顾影自怜,“君为珠履三千客,我是青衿七十徒”“黄鹤楼前春水阔,一杯还忆故人无”,寻寻觅觅,冷冷清清;刘禹锡在这里借酒消愁,“离席一挥杯,别愁今尚醉。迟迟有情处,却恨江帆驶。梦觉疑连榻,舟行忽千里。不见黄鹤楼,寒沙雪相似”,郁郁寡欢,寥寥失意。这里是唐代文人的词苑诗廊,也是借酒消愁地,黄鹤楼前写“醉”字,烟波江上说“愁”心,一醉贯远近,一愁通古今。

唐代诗人写黄鹤楼,多是凭物借景抒一己之情。文人之愁,愁友愁己愁山水,而岳飞之愁,愁国愁民愁天下。联读岳飞《满江红·登黄鹤楼有感》与《满江红·怒发冲冠》,有异曲同工之匠心。“遥望中原,荒烟外,许多城郭”“铁骑满郊畿,风尘恶。兵安在?膏锋锷。民安在?填沟壑”“叹江山如故,千村寥落”是一种忧心,是蹙眉低吟、怒吼在喉;“靖康耻,犹未雪。臣子恨,何时灭”也是一种忧心,是仰天长啸、悲愤呐喊。一样的痛心疾首,一样的慷慨悲怆!“何日请缨提锐旅,一鞭直渡清河洛”是一种斗志,如震耳之醒鞭,“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缺”“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”也是一种斗志,如战马之长啸。一样的悲壮豪迈,一样的气吞山河。两首“满江红”,一腔爱国情。黄鹤楼上诗千丛,不及岳飞《满江红》。

公元1141年4月,岳飞被解除湖北路宣抚使的职务;10月被诬告谋反、投入大理寺狱;公元1142年1月27日,一代忠臣岳飞被谋害。黄鹤楼上诗为泪,江河两岸雪凝霜。

被岳飞保护的武昌老百姓没有忘记英雄。公元1163年,即岳飞被害21年之后,宋孝宗赵昚为岳飞平反,武昌人民率先为岳飞建庙;公元1170年,湖北官员代表老百姓上书朝廷,请求朝廷为岳飞建庙,孝宗皇帝亲书“忠烈庙”为匾额;公元1204年,岳飞死后63年,宁宗皇帝追复岳飞少保、武胜定国军节度使、武昌郡开国公、赠太师、谥武穆岳飞,追封鄂王。湖北人民以各种方式深深地缅怀这位爱国忠烈、护国战将、佑民恩公。今天武汉市区的岳家嘴、忠孝门、岳飞街、报国巷、报国寺、报国庵、精忠坊、藏兵阁、洪山岳飞松等众多纪念地和遗址,周边地区的天门岳口镇、嘉鱼岳公楼遗址、大冶岳飞点将台、铜绿山岳飞冶炼兵器遗址、通城岳王庙,流传于湖北黄梅的岳家拳,还有大量的诗文、传说、故事,是人们致敬先贤、缅怀忠烈、遥祭英雄的载体。

名楼千古,辞章斑斓,岳飞铜像昂然挺立在武汉黄鹤楼前,一样的巍峨,一样的肃然。英姿飒爽的岳飞蹙眉北望,一手勒马,誓言“还我河山!”一手握卷,满是激扬文字。

拳拳切切故国情,耿耿昭昭家国心

读岳飞的文字,让你知道有一种责任叫负重担当。

岳飞身处两宋转承之际,时值国家存亡之秋,羸弱朝廷、昏惑君王、弄权奸佞,南宋危如累卵。以弱事强、割地纳币、称臣叫父,犹抱薪救火,和约换来的是不断扩大的战争和战争的成本,岁币反倒支撑了侵略者的经济,换得的是变本加厉的贪婪和永无休止的耻辱。民族何去,国家何从,时代呼唤敢于担当的猛士。

岳飞说,以身许国,何事不敢为?他的政治志向、战略思考、战术谋略、治军原则、抚民方略、文化情怀、为人品格,充满舍我其谁、敢当大任的责任感、使命感和家国情怀,从诗文中可以管窥、任凭思量。读《满江红·怒发冲冠》,不动容者非男儿,不涕泪者不忠良。“三十功名尘与土,八千里路云和月”,让人感受到的是超越自我、跨越时空、逾越沟壑、飞越关山,感受到的是豪迈、悲壮与炽热。“靖康耻,犹未雪;臣子恨,何时灭”是悲愤更是决心,是遗恨更是志气;“莫等闲”“空悲切”是低声自醒,更是警世恒言;“驾长车,踏破贺兰山缺”,“待从头、收拾旧山河,朝天阙”,是英雄主义气概在回荡、浪漫主义情怀在绽放。有人说岳飞在乎“功名”,此言不虚,他的确在乎名声,说过“要使后世书策中知有岳飞之名,与关(羽)、张(飞)辈功烈相仿佛耳”“勒功金石”,但岳飞追求的是为国立功、为朝廷立业。不谈功名,何有功臣!这种建功留名的志向是一种伟大的情怀,是建立在敢于斗争、不怕牺牲意志上的无我无私无畏。《归赴行在过上竺寺偶题》里的一句“恢复山河日,捐躯分亦甘”,是岳飞激昂人生交响曲最嘹亮的音符。

高亢可以表达情感,低沉同样是情感的表达。岳飞的《满江红·登黄鹤楼有感》两问一叹,如歌低唱,如诉轻缓,其心之切、情之深,长使英雄泪满襟。“十年之力,废于一旦”,理想不展,国难未已,岳飞想报效朝廷与国家却屡屡受到掣肘与羁绊,常有悲凉之气爬上苍凉的额,暮气渐显,华发早生。岳飞应该是少白头、愁白头,要不为什么那么在意自己的白发呢?“无心买酒谒青春,对镜空嗟白发新”,“莫等闲、白了少年头”“白首为功名”,顾影自怜,扪心自问,岳飞有一种只争朝夕、时不我待的紧迫感和忧患感。奉命去南方平定土匪流寇,不愿意打内战的岳飞心里想的还是北伐中原驱逐金兵,所以在《题骤马冈》里轻声探问:“南服只今歼小丑,北辕何日返神州?”岳飞的《小重山·昨夜寒蛩不住鸣》是一首经典的低回曲,“昨夜寒蛩不住鸣。惊回千里梦,已三更。起来独自绕阶行。人悄悄,帘外月胧明”,收复中原的壮志未酬,振兴大宋的雄心不已,醉不成欢,夜不能寐,在月下阶前绕行吟咏,当然只能是低声沉吟。逐字逐句地咀嚼岳飞的《小重山》,像品赏德国音乐家巴赫的小提琴曲《G弦上的咏叹调》,在低音区感受那沉郁的旋律,读到宋夜的寒冷和宋朝的苍凉,更能体测到岳飞内心深蕴的温度。当然,也能听得到半拍惆怅的颤音,“知音少,弦断有谁听”。激越是一种情调,低缓也是一种情调;沉郁是一种情感,惆怅也是一种情感,情调与情感,都是情怀的表达。《满江红》里有长嚎,《小重山》里有低鸣,耿耿真情,千千心结,悠悠宋歌。岳飞彼时彼刻的咏叹,表达了他身前身后宋朝的国之殇、民之恨,是在辽、金、元三朝阴云笼盖下,一支忧伤而凄美了320年的长歌。

刀捺剑撇显风骨,横槊竖戟见精神

读岳飞的文字,让你知道有一种力量叫力透纸背。

《满江红·登黄鹤楼有感》里“何日请缨提锐旅,一鞭直渡清河洛”,像一声长啸穿云破雾,如一记长鞭裂空炸响。读《寄浮图慧海》里的“男儿立志扶王室”“功业要刊燕石上”,能感觉到一股理想与信念的力量、正气与志气的力量正吱吱地生长,直冲霄汉。《题青泥市寺壁》里“雄气堂堂贯斗牛,誓将直节报君仇。斩除顽恶还车驾,不问登坛万户侯”,这是岳飞的即兴之作,天然去雕饰,但这一“雄”一“贯”,一“誓”一“报”,一“斩”一“还”,用词讲究,有排山倒海、惊天动地之力。如此豪迈坦荡之作,岂是躲在犄角旮旯里的龌龊宵小所能矫情卖弄出来的?从《送紫岩张先生北伐》里的“号令风霆迅,天声动地陬。长驱渡河洛,直捣向燕幽”,似乎能听得到岳飞指挥第一次北伐时的山呼海啸、万钧雷霆。中国历史上文韬武略功成名就的战将,甚至为君为王者大有其人,如刘邦、项羽、曹操、周公瑾、辛弃疾等,他们立马赋诗而不矫情做作,居功得意但不自傲自满,豪迈雄浑之气充实了中华民族的精气神。与他们相比,岳飞无刘邦《大风歌》之王气与张狂,无项羽之霸气与悲凉,无曹操之意气与骄横,无周公瑾之骄气与轻放,无辛弃疾之凉气与愁意,只留一腔热血、半卷清诗在人间。岳飞的字、文师法苏轼,诗词尤受苏轼豪放风格的影响,用词之雄浑,气势之豪迈,少有人能与之匹敌。征途迢遥乱云飞渡,使命在肩意气在胸,因此岳飞的诗词比苏轼的诗词更加激烈和深沉,更有厚度和力量,有万千之风月但无妩媚之风骚,有青春之风采但无少年之轻狂。芊芊宋词,苍苍蒹葭,因受晚唐五代诗词的影响而显得婉约、绮丽有余,幸亏有了范仲淹、欧阳修、辛弃疾、苏轼、陆游、岳飞,他们以刚健遒劲之力拯救宋词于淫艳之中,构筑了宋代文学的筋骨。提笔如挥戈,句句如枪,字字像刀,岳飞的意气诗文成就了宋词的阳刚风骨。

不光诗文,岳飞的书法也堪称经典,笔舞豪气,墨洒热血。字为心之表,韵为意之声,看岳飞书写的《与通判书》、诸葛亮前后《出师表》、“还我河山”等墨宝,是墨迹更是心迹。《出师表》是一面镜子,岳飞路过武侯祠,夜读《出师表》,在烛光壁影间与诸葛亮那跨越千年的忠肝义胆互相映照,不禁“泪下如雨”“挥涕走笔”,用若锥之毫锋书之,墨祭忠贤。岳飞笔法纵逸,跌宕起伏,或如风卷残云、劲草狂舞,或如刀劈剑指、战马狂奔;严密处刀枪不入,疏朗时月隐人稀;如椽之笔踏石留印、抓铁有痕,苏风颜骨凛凛然、铮铮然。后来的文天祥称赞岳飞书法:“云鹤游天,群鸿戏海……谁能及之?”岳飞虽然纵笔率性、信马由缰,却收放有力、神凝气聚,有一种直达心底的力量。鉴史思今,我们不难感悟先贤的思想魅力、人格魅力和艺术魅力。诸葛亮的文、岳飞的字,成为千古之精品、旷世之经典,成就了宋代的文化标志、艺术高峰。宋代是中国文化的一个鼎盛期,宋代书法承唐继晋,意趣盎然,蔡襄、苏轼、黄庭坚、米芾“四大家”各领风骚;宋徽宗赵佶的“瘦金体”独树一帜,运笔灵动,风姿绰约;宋高宗赵构的《赐岳飞书》妍媚多姿,清和俊秀,亦为精品。细细品味会发觉,这些传世之作有文人自醉、悠然自得之感,有谨言慎行、抱残守缺之虞,没有岳飞书法的剑拔弩张之力、金戈铁马之势、慷慨激昂之气。陷害岳飞的奸贼秦桧也是书法名家,效法米、蔡,抄录了《楞严经》中的偈颂,但与岳飞书法相比,器宇逼仄,伪饰矫情,毫无坦荡之胸怀。

文如其人,字如其心,岳飞的英雄气概见于文,大将风度形于字,赫赫武功成其英名,灼灼雄文成其风采。一国之难,寸心难支,只手难撑,岳飞的文字是纸上的刀枪、心上的箭,只为护卫大宋的江山社稷。透过岳飞的文字,你能体感到那穿越九百年时空的国之殇、心之痛、情之深,那一词一字、一笔一画的力量。

登高望远放眼量,顶天立地谱壮歌

读岳飞的文字,让你知道有一种高度叫高山仰止。

岳飞的诗文彰显着一种高远、高深、高大。他诗词留存不多,表奏、书文若干,但字里行间回荡着忠君、报国、为民之志。从小起父亲教他要做爱国忠臣的义士;投军时母亲在他背上刺了“尽忠报国”;他拜射箭高手周同为师,能左右开弓、箭无虚发……他的满腔志向、一身武功只为保家卫国。捧读他24岁时,为反对弃国南逃而给宋高宗赵构的建言书,“陛下已登大宝,社稷有主,已足伐敌之谋,而勤王之师日集,彼方谓吾素弱,宜乘其怠击之”“愿陛下乘敌穴未固,亲率六军北渡,则将士作气,中原可复”。雄文深刻分析形势,提出建议对策,其价值不亚于南阳诸葛的《隆中对》。公元1136年,岳飞准备迎战伪齐傀儡政权刘豫三十万大军的进攻,发出战斗檄文,历数刘豫作为朝廷叛将、民族败类、社稷罪人,甘为鹰犬的行径,“乃敢背弃父君……甘事腥膻……想其面目,何以临人?……挂今日之逆党,连千载之恶名,顺逆二途,早宜择处”,铿锵有力,掷地有声,充满正义的力量。公元1139年,宋、金达成和议,宋朝对金朝俯首称臣、缴金进贡,宋高宗赵构特地给韩世忠、张俊、岳飞三大统帅加官晋爵以安抚。岳飞接到诏书,愤然写下《谢讲和赦表》,“窃以娄敬献言于汉帝,魏绛发策于晋公,皆盟墨未干,顾口血犹在,俄驱南牧之马,旋兴北伐之师”,指出前车之鉴历历在目,誓言“唾手燕云,终欲复仇而报国;誓心天地,当令稽颡以称藩”,其报国之心、复兴之志,日月可鉴。

岳飞39年的人生,像一部交响乐,它始终回旋着两个鲜明的主题,一个是忠君爱国,一个是护国爱民。它按岳飞的人生阶段分为四个乐章:第一乐章是四次投军、初战即胜的丰富经历,第二乐章是首次北伐、收复襄阳六州的辉煌战绩,第三乐章是转战江淮、护卫朝廷、收复建康、剿匪平寇的宏大场面,第四乐章是第四次北伐十年功废、班师回兵、遭陷入狱、千古奇冤的悲怆结局。其中穿插着如歌的行板、抒情的奏鸣、轻快的舞曲和回旋的主题,是岳飞多彩人生、高洁志趣的写照。一部“岳飞交响乐”,是一曲思想深刻、气势恢宏,反抗侵略、爱国爱民的壮歌。一一捧读岳飞遗文诗词,《送紫岩张先生北伐》《池州翠微亭》《满江红·怒发冲冠》《满江红·登黄鹤楼有感》《小重山》《归赴行在过上竺寺偶题》《题翠岩寺》《寄浮图慧海》《题青泥市寺壁》《过张溪赠张完》《广德军金沙寺壁题记》《题鄱阳龙居寺》《题雩都华严寺》等,连而无痕、断而无缝,按主题或时序连缀成册,便是一部壮丽的“岳飞史诗”。“男儿立志扶王室,圣主专师灭虏酋”“立奇功,殄丑虏,复三关,迎二圣”“使宋朝再振,中国安强”“行复三关迎二圣,金酋席卷尽擒归”,是为皇帝、为王朝而谋;“将士作气,中原可复”“经年尘土满征衣”“收拾旧山河”“恢复山河日,捐躯分亦甘”“归来报名主,恢复旧神州”,是为国家而战;“我来嘱龙语,为雨济民忧”“叹江山如故,千村寥落”,是为人民而忧。站位高远,视野广阔,格局宏大。这些作品没有儿女情长百媚千娇,没有局促狭小一己小我。宋代诗词少了岳诗则削其高,缺了岳词则减其雄。岳飞所有的文字,透射出崇高的国家观、民族观、人民观,构成他思想的高度。

天青月朗云如洗,玉宇澄清品自高

读岳飞的文字,让你知道有一种境界叫冰清玉洁。

岳飞的诗文体现着一种高洁、高贵、高尚。“满江红”词牌既出,填词无数,但大多为赋新词强说愁,故作激昂无底气,只有岳飞的词如金声玉振,气韵齐天,清远永久。夜读《小重山》,似英雄梦断、知音难觅,你能在凄凉处听见一位悲剧英雄诞生前夜的寂寞,一位末路勇士困顿惆怅的独白。静心倾听,你能感受到似小提琴独奏在G弦低音区的深沉浑厚和E弦高音区的纯净质感。岳飞有一尊洁净的灵魂,“文臣不爱钱,武臣不惜死”,除了报国,别无他图;“敌未灭,何以家为”“誓期尽瘁,不知有家”,只图故国山河、王朝中兴、百姓安宁;岳飞有一颗美好的心灵,“花围千朵锦,柳捻万株金” “偶看菜叶随流水,知有茅茨在翠微”“轻阴弄晴日,秀色隐空山”“潭水寒生月,松风夜带秋”,天人感应,触景生情。一行字一道景,一首诗一幅画,文字的美丽折射心灵的美好,岳飞通过妙笔美文营造高洁意境,抒发着对自然的钟爱,对祖国大好河山的挚爱,也表达了高尚的人生境界;岳飞有一种高贵的精神,他不图虚名、不贪浮财、不享清福,坚守了洁净与美好、高贵与高尚。与其他抗金名将如韩世忠、杨沂中、张俊、刘光世、吴玠等相比,岳飞没有居功自傲、拥兵自重、功高震主,没有大建豪宅、倒卖商品、贪婪无度,没有玉堂金马、妖妻艳妾、骄奢淫逸;他享受着淡泊不计清廉、谈笑常有鸿儒的生活,不贪锱铢之利,几无家财可言;他把皇帝给予的战功厚赏分给了将士,千金散尽,有功同享。宋高宗赵构小看了岳飞,以为岳飞会贪图个人功名利禄,提出想在临安为岳飞建造官府,被岳飞婉拒:“北虏未灭,臣何以家为?”没有小我,不计小家,举家移居九江,“仅有田数顷”,还是按官爵受封的,“家无余财,衣不完采”;面对查抄岳飞家财的清单,连秦桧都不相信有如此清廉之人,亲自刑讯逼供岳家的吏仆,查办的官员也不得不“恻然叹其贫”。如此廉官,在朝廷昏聩、贪腐盛行的南宋,确实罕见。岳飞义正性刚不趋炎附势,一身正气不搞歪门邪道,不在昏暗的宫廷和投降派高层中搞团团伙伙、寻求政治“靠山”“背景”“后台”,不苟且偷安、蝇营狗苟,以一己之正气,如贯世之长虹,用十足的正能量,激发了那个时代的本质和主流,点燃了风雨南宋那飘摇的夜灯。他重义守信、重情报恩,对有知遇之恩、教养之恩、提携之恩、护佑之恩的,相援之谊的、投奔之情的、拥戴之意的,点滴在心,涌泉相报。知岳飞者无不以心相许,随岳飞者莫不以力相拼。战斗力强大的岳家军靠的不是精良装备、不是富足粮草,而是上下同欲、官兵一心,是上行下效、生死相报!这是高贵的力量,是高贵者的力量。

岳高小重山,飞血满江红。几千年来,中华诗词浩如烟海,文化高峰雄奇魁伟,岳飞是其中一座挺拔高昂的巅峰。文如战马,笔似刀枪,岳飞是一位忠心耿耿的爱国英雄,是一位风骨凛然的文化战将。

(作者:刘汉俊)